窝友之家
剥去浮华 四海为家

青涩的我是在“糖水歌曲”里知道了石油文明带给60年代美国青年的凯迪拉克似的轻松和快乐,明天还很遥远的作弄着成长的岁月。生活却魔术般的露出了一段有旅途的阳光,四海为家象一个魔咒唤醒了我杂乱无章的沉溺;我欣喜若狂如培尔 . 金特。 我解除了青春与生计的合约,简短与地域的情节作别,带上青春与爱情,带上眼光和音乐,吟诗山水、森林、朝霞、落月。旅程让我感知乡愁,辨识南北,远行更知人情冷暖,聚散才懂得相逢与离别。一路的油盐酱醋,南腔北调,风花雪月,江湖庙堂,阡陌村寨,市井繁华,波澜壮阔,云天恨海,三教九流,一派生活的文艺复兴滚滚到来,犹如普希金的诗“生活匆忙来不及感受,我这支拙劣笔无法记录我蓬勃的思潮”。盛夏在云中漫步,隆冬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,季节任旅途剪裁;世界仿佛也可以让自己任意随心DIY。我不想解释,因为我在眼前的印象中适得其所。